百年修

墙头草 四处飘('u'/ \) 两人公用号

【双叶年下】脑洞十四号·祝玖玖生日快乐!

设定!!!!!一百万个赞!!!!!!没想到自己还在里面打了个酱油呵呵哈哈哈哈!(狂喜乱舞)绝逼是辣么多年生日收到过最特别的礼物!!!万分感谢啊啊啊栗子用力么么哒!!!爱你!!!!(*´ω`*)

栗子*内有大块肉*羹:

首先重说三


 @百年修  @百年修  @百年修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乐乐!!!


双叶安利群139080030  139080030  139080030


架空军文,我一直坚信弟弟其实也是心脏组,只不过是在哥哥面前就卸下面具的那种


真的!你们说跟叶不修同卵双胞胎的人心能干净到哪里去!!而且弟弟可是霸道总裁啊!!肯定很精明的好吗!!


——————————


叶修是被一阵炮声惊醒的。


“怎么回事!”他匆匆披上外套冲进指挥室,里面一干人等忙得满头大汗,唐柔抱着一叠电报冲过来,语速极快地说,“子西那边突然开火,而且火力特别猛,沐橙刚刚带着一个连的人出去架火力线抵挡了。”


“那边多少人?”


“至少过千,可能没我们多,但不一定。”


叶修狠狠地皱眉,“老魏带一个突击班去那边看清楚,从左边灌木绕,”他走到地图前面迅速点了一根烟,“昨天不是只有一个营了吗什么时候补过来的为什么没人发现?”


“轮回师那边说今天下午他们那边的敌军在后撤,他们以为是打算撤退的,看来是调到这边来了?”


“不可能,这么短的距离……”叶修的视线在地图上游走,他得找出来敌方的援军到底是怎么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钻进他们的包围圈然后向外突的。


他的眼睛来来回回扫了一遍又一遍,突然惊声道,“煤矿!”


他们的包围圈西南方有一个因为两方开战而废弃的煤矿,当时叶修派了两个爆破班把出口给炸了,本想好好巩固一下,子西的军队到了,为了隐蔽包围圈他们只好后退,最后那条煤矿道就被夹在了两个军队之间,这事儿也就被搁置了。


但是那么一个不明显的煤矿道口,竟然就被找到了。还早不用晚不用,偏偏在兴欣已经几乎确定胜局开始撤人的时候用来装救兵?


叶修长出一口烟,沉吟片刻道,“叫方锐带一个爆破班去煤矿隧道那里看看情况,小唐给霸图那边去电报叫空中支援,外面的火力防御线架起来没有?”


“起来了,现在好歹挡住他们的势头,”苏沐橙刚好从帐外走进来,“分人突击我们来背后支援。”


“先等等,多撑一会儿,”叶修说,“等老魏探探他们的虚实再说,小唐他们的指挥官是哪个?”


唐柔耸了耸肩,“现在还没有这个记录,这个记录只有轮回那边的人有,听说是新从国外调回来的。”


“啧,心太脏。”


“比你还脏?”苏沐橙扔下一块黑一块黄的外套,在手臂上缠了两圈绷带,扛着火箭筒要往外走。


叶修看了她一眼没答话,“把外套穿上,就穿那么点儿夜里凉。”


苏沐橙敲了敲肩上的火箭筒,笑着说,“它暖和着呢。”说完走了出去。


叶修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


 


苏沐橙一走指挥室里就只剩下敲电报和微弱的无线电声音,外面的炮声和枪声此时显得格外刺耳。叶修安静地抽烟,一动不动地看着明灭的火光。


忽地,战场边上的一个小角落里一道淡红色的光一闪而过。


“方锐你们二营全员准备正面突破敌人火线,莫凡三营在后面支援,狙击队从山道绕战场到敌人后面,”叶修掐灭了烟,“见到带军衔的别手软。走路小心人家说不定埋了雷。”


“在山上埋雷这事儿也就你心脏想得到,”方锐笑道。


“去吧你,”叶修白他一眼,“小心见着林敬言我把你那些窝囊事儿都说出来。”


“去你妹的叶修!”方锐嚎了一句,脚下没停出了门。


 


这时唐柔匆匆跑过来说,“霸图那边来电报说赶不过来了,那边也被偷袭了。”


叶修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心真脏啊……”


唐柔笑,“从没听你说谁心脏说得这么频繁。”


“从轮回那里要到资料了吗?”


“还没有,说是因为是刚上来的,所以要查久一点。”


叶修皱眉,“啧,江波涛那家伙,先给哥个名字啥的不行吗,万一哥认识呢。现在的年轻人啊……”


“那我去给他发无线电?”


“去。”


 


过了一会儿唐柔皱着眉头走回来了,叶修见了问,“怎么?”


唐柔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江波涛说……叫叶秋。”


 


叶修是出生在子西军统区的,没人知道为什么他十五岁那年拎着行李过了边界进了天步统区,那时两方还没有开战,局势也不甚紧张,已经在军部小有名气的把他捡回家的苏沐秋见他聪明得很,就给他了一个身份,送他进了军校。


那时候的叶修手上拿的身份证明上写的是叶秋。


顶着叶秋的名字他拿了不知道多少军功,从开战那年起就带着嘉世兵团战在前线,勋章也不知道拿了多少个。


后来他离开嘉世,自己一改名又亲手建起了兴欣,那都是后话了,斗神叶秋这个名字早就是他抹也抹不去的印记。


 


叶修看着一脸疑惑的唐柔,说,“停火谈判,这小子还欺负到哥头上来了。”


“啊?”


“我弟。”


“…………啊?”


 


但是仗打起来了哪是这么容易停的,两边的通讯员来来去去好几次得到的答复都是“他先停我再停”最后还是叶修说,得,哥停,他要是不停哥就不信还跟他拼不过去了。


兴欣这边撤回了战场上的人马,那边果然守信用地停火了。


叶修点了一根烟慢慢地走到坑坑洼洼的战场上,清了清嗓子就对那边喊,“喂,笨蛋老弟,谈判啊,不会是不敢见哥了吧。”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兵从敌方军营里钻出来说,“叶团长,我们上将请您到帐里谈。”


“哎这哪行……”方锐刚要说什么叶修就挥挥手把他堵回去了。


“哥自有分寸。”叶修冲他眨眨眼转身一个人往对面走过去了,边走边说,“哎几年不见给哥看看你有没有哥风流倜傥人见人爱……”


 


那带路的小兵把叶修带到一个帐篷口,给他掀开帘子。叶修走进去,里面的人挥了挥手那小兵就放下帘子离开了。


叶修自觉地走到那人对面坐下来,掏了根烟出来。


“你倒还真敢来。”叶秋说。


“这话我还想跟你说呢,你也不看看你们几个师都给兴欣灭了。”叶修往椅背一靠,吐出一口烟说,“海归是吧?爸妈也真舍得把你就这么扔到战场上来啊。”


“是我自己要来的。”


“为国效力?”


“屁话,”叶秋翻个白眼,“当年要离家的是我不是你好吧。”


“那你来干啥来了?”


“把你弄回家。”


叶修眯了眯眼睛,“我跟着你回去那我就是战俘了哎,脑子不会动动啊。”


“等我身份公布了你在天步也不好混,”叶秋也毫不相让,“别忘了你可是子西过去的。”


“哟你还别说,这个梗嘉世已经用过了,”叶修耸耸肩,“你看看他们再看看我现在,我可还是混得好好的,嘉世已经倒了。”


“那你孤身一人来我军营里两人单独座谈的事儿呢?”


叶修抬着下巴观察叶秋棱角分明的脸,“哥怕那个?”


“军统高层有人给你撑腰是吧?”


“哥自个儿就是高层。”


叶秋没理他胡说八道,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是步老爷的儿子吧?叫什么?步少玖?”


叶修挑挑眉,并没有多吃惊地说,“哟,你的消息很灵通嘛。”


“人家比你小了多少啊,起码有个七八岁啊,你也下得去手。”


“放屁,”叶修笑骂,“我那是把他当弟弟看。”


叶秋忽地站起身弯下腰凑到叶修鼻子前面瞪着他,“那你还记得你亲弟弟不?”


叶修不躲,直直地看着他淡淡地说,“当然记得,不就在我跟前儿吗。”


 


叶秋坐回椅子上,笑道,“你倒是一点儿没变。”


叶修也笑,“你倒是变了不少。”


 


“回家来吧,我们可以隐藏你的身份。”


“不是要谈正事儿吗?”叶修抽了口烟说。


“事儿一件一件谈。”


“你也知道这道理啊,眼下的事儿先解决了再说。”


“眼下的事儿?这事儿我十三年前就该做了,先算旧账。”


“滚,”叶修被他缠得无奈,“哥就没见过仗没打完就说回家的。哥要是在家里指不定又被送到哪儿管着,哥眼睛腰杆儿脑瓜子还好得很还能再打几年,你要是真想哥回家先让你们上边儿投降再说。”


叶秋听了沉默了许久,才说,“你们走山路旁边的河道归我们。”


“呵,”叶修说,“哥是这么好糊弄的?哥在这儿干掉了一个师为的就是那条河,先来先到啊。”


“你们不是以绕山路玩儿猥琐著称吗,怎么搞起河道这种生意了?”


“谁说的,哥堂堂正正打仗。”


“我们后面那四个狙击手怎么回事儿?现在肯定有一个等着我走出这帐篷直接一枪毙了我是不是。”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叶修也不狡辩,“这样,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我要上游你要下游,”他见叶秋又要争辩就说,“先来后到先来后到,而且刚才可是我先停火的好吧。”


叶秋被他的无理取闹弄笑了,说,“好好好,你们先把包围圈打开我们把伤员送出去。”


“行,就这样吧,”叶修站起来,“哎,你有好点儿的烟吗。”


叶秋翻了个白眼,站起来伸手去开一边的柜子,伸手拿出两包精装烟,“少抽点。”


“啰嗦,”叶修接过来看了看,“啧,海归上将的待遇真不错,下回见着给我准备一条呗。”


“去你的滚滚滚,”叶秋被他烦得直皱眉头。


叶修却突然笑了,伸手去揉他的头发,“这才有点儿小时候的样子嘛,跟哥耍心脏你还差着点儿。”


“差着点儿你还不是把下游让给我了?你要不是觉得被逼到角落了还能找我来谈判?”叶秋又站近了点儿,直勾勾地盯着叶修说,“我还不知道你吗。”


谁知道叶修却伸出手去拥住了叶秋的腰,脸埋在叶秋肩上,声音闷闷地说,“谁说我是来找你谈判的?”


叶秋一怔,放软了身子轻轻搂住叶修,“那你来干嘛的?”


“想你了呗,天天想。”


叶秋心里一暖,却立刻觉得腰上刺痛,叶修在他腰侧一下子掐下去,叶秋手一松叶修就钻出了他的怀抱。


“操,你给我回来——”


叶修却已经走到了帐篷门口,坏笑着说,“多谢上将招待,下回战场上见。”说完就掀开帘子走了。


“……混账哥哥,战场见。”


 


“怎么就让他们走了?”方锐问道。


“反正咱们河道守住了,还打什么打,方锐大大要用脑子打算盘啊。”叶修伸手掏烟。


“去你的叶修!”


魏琛突然探过头来,“卧槽,这烟味道好香,来一根儿。”


“边儿去。”叶修拍掉他的手。


“哇擦,咱俩打天下的时候没少分过烟啊你这小子还高傲了?”


“你有本事一个人去敌营坐一回?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好吧。”


“就一根!”


“滚!”


烟草味在喉间蔓延开来,叶修轻轻勾了勾嘴角。


我可是等着你的那一条烟啊,笨蛋弟弟。


————————FIN———字数3039—————————


大家给特别出演的阿玖 @百年修 送上生日祝福!【被我写成性别男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QAQ


我很喜欢这个设定wwww不排除有番外的可能性 =w=

评论
热度(25)
  1. 百年修披着人皮的 转载了此文字
    设定!!!!!一百万个赞!!!!!!没想到自己还在里面打了个酱油呵呵哈哈哈哈!(狂喜乱舞)绝逼是辣么
© 百年修 | Powered by LOFTER